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作者 | 市界 胡萌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编辑 |朗明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原价20-30元/每片的“伟哥”西地那非降价了,每片只要2元。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8月20日,国家第三批药品集采结果公示,西地那非,即俗称“壮阳药”或“伟哥”位列其中引起较大热议。在此次招标中,齐鲁制药以每盒25mg*12片标价24.98元的价格中标,平均每片约2元。而此前该药25mg*12片的售价在138-268元左右,降幅超过90%。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据了解,在此次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竞标中,共有辉瑞、广州白云山、齐鲁制药、亚邦爱普森四家企业竞标,最终齐鲁制药成唯一中标企业。

在具体报价中,25mg报价1.748元,相比最高有效报价28.3414元,降幅超过93%;100mg报价是2.082元,相比最高有效报价81.924元,降幅超过97%。

长期以来,美国企业辉瑞旗下的“蓝色小药丸万艾可(西地亚非)、礼来旗下“黄色小药丸”希爱力(他达拉非)以及拜耳旗下“橘红色小药丸”艾力达(伐地那非)是目前全球市场最主要抗ED产品。

从国内来说,白云山制药总厂和亚邦爱普森生产的仿制药也受到颇受欢迎。而此次中标的齐鲁制药的他达拉非于2019年11月获批上市,西地那非于今年8月7日才获批上市。

“壮阳药”纳入医保,原因几何?

自两年前我国开始从国家层面组织开展药品集中采购以来,该机制日益成熟。但是在此次名单中,出现“伟哥”西地那非的身影,不少人表示好奇,为何将如何私密的药品纳入医保?

“伟哥”纳入医保并不是稀奇事。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将其纳入医保。

据了解,“伟哥”的成分被正式可用于救治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病人(心血管疾病),其和有些药搭配起来可以有效降低肺动脉压、改善气喘和咳血等症状。而且其价格更加亲民,比进口药大概便宜45%。

所以钟南山院士认为,将“伟哥”类产品纳入医保势在必行。而此次西地亚非以每片2元的价格进入药品集选,可谓应时应景,给予了很多人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药品集中采购中,各地的需求量也各不相同。

根据西地那非首年约定采购量的数据来看,广东拟采购的基数最大,远远超过全国其他省市采购量之和;山东、河南、湖北、湖南、陕西等地紧随其后;从长三角来看,上海、江苏、浙江尽管同属于经济圈,但是江苏的需求量远高于上海和浙江;而黑、吉、辽东北三省的采购量均较低。

上百元一粒壮阳药成本仅4角

民警缴获的假药。

伟哥进医保了吗(“伟哥”进医保,一片只要2元!广东拟采购量最大,东北三省较低)

通过网络渠道非法购得原材料药粉(西地那非),把它和玉米淀粉搅拌混合后装入胶囊,再将胶囊按照买家要求的方式进行包装,通过微信方式售卖给实体药店和性保健品店。

日前,一起涉及全国13个省、数十个地市,涉案金额达2000余万元的特大制售假药专案在海曙告破。昨天上午,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在鄞江派出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这起案件。

药店里偷偷售卖假壮阳药

昨天上午,市公安局海曙分局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蒙巨江和鄞江派出所陈警官向记者介绍了专案组民警历时13个月侦查、破案的经过。

“去年10月,我们接到海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线索,说鄞江镇光溪村内的健发药品零售有限公司里有人在销售假壮阳药,且数量较大,已涉嫌销售假药罪。于是,我们立即联合区市场监管部门对该药品零售公司进行突击搜查,当场查扣涉嫌假壮阳药670粒,并将涉嫌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钱某抓获归案。”蒙巨江说,通过审讯,警方确定钱某所持的假药是从海曙龙观乡龙吉大药房的周某处采购的。周某很快落网,民警还当场查扣各类假壮阳药6000余粒。

为摧毁假药销售网络、打击制售假药的源头,海曙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展开侦查工作。根据周某的供述及查阅其手机微信、QQ等买卖记录,民警发现,周某是通过微信等方式与上家叶某联系、购买假壮阳药的,他除了利用自己的实体药店进行零售外,其余大量假药通过网络方式,批发给宁波全市范围内的20多家实体药店进行隐蔽销售。

“这些都是正规药店,但假壮阳药并不是放在店内正式的货架上,而是在有需要的顾客前来咨询时,店内销售人员偷偷推荐、售卖。”蒙巨江说,目前,这些药店的相关责任人、销售人员都已被警方按相关法律法规采取了措施。

假药的生产、加工、包装竟是同一人干的

今年2月,专案组侦查发现,为叶某提供假药的上家是一名叫王某的浙江台州籍男子,叶某和王某也是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进行假药交易及账目结算的。

然而,经过进一步追踪,民警察觉,王某并非假药生产者,只是一个售假者,他每天都会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在台州市内给药店送假壮阳药。又经过了1个多月的侦查,民警通过王某终于成功锁定了假药的来源——江西上饶县的杜某,并发现了杜某隐藏在居民区内的假药生产窝点、成品仓库、原料仓库。

“从原料采购到生产,再到包装销售,杜某都是一个人干的。”蒙巨江说,杜某每天的行程非常规律,上午7点半送孩子上学,然后骑电动车去制假窝点进行生产加工,有时连午饭也不吃,啃点面包就继续开工,一直干到下午4点半,准时去接孩子放学。“窝点附近有家快递公司,杜某差不多每两天去寄一次快递,将大量假药通过物流发送到各地。他寄快递用的是各种假名字,还花钱买了一张假身份证和假身份证对应的银行卡,让买家将货款直接打进卡里。”

今年5月16日,掌握了证据之后,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前往余姚、台州、江西上饶等地,同时组织实施抓捕,抓获了向周某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叶某、王某和生产假药的犯罪嫌疑人杜某,一举摧毁了这条生产、销售假药的链条。

一种配方“变出”41种假药

据生产假药的犯罪嫌疑人杜某供述,他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到了壮阳药的原料之一西地那非,并将它与玉米淀粉按比例倒到脸盆里搅拌混合,装入胶囊后放进药瓶,再根据买家需求进行包装。

“令人惊讶的是,在杜某的制假窝点里,我们除了查获大量假药、制假原料、机器设备之外,还查获了41种不同品牌假壮阳药的包装盒。这些包装盒也是伪造的,有些连说明书都一样,由此可知,杜某的一人作坊,凭着相同的配方,竟然能供应给下家41种所谓的壮阳药。”鄞江派出所陈警官告诉记者,市场上销售的正规壮阳药一般为150元一粒,假壮阳药的销售价格在20元至100元不等一粒,而杜某假壮阳药的实际制造成本仅为0.4元一粒,他以1元左右一粒的价格供应给下家,下家再层层加价销售给各城市的实体药店和性保健品店。

对于杜某制假的获利,蒙巨江说,由于杜某很警惕,交易后很快就会消除记录,在制假窝点内,民警只查到了他塞在角落里的500元私房钱,不过,根据目前已有的证据分析,他很可能制假已有8年之久,“你想想,杜某和他妻子都没有工作,妻子还常年生病,但他却在这几年买了房子、车子,还能供大女儿去英国留学,获利可想而知。”

据了解,截至目前,专案组共计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捣毁假药生产窝点2个、假药产品存储仓库4处,缴获假药生产机器设备3台、各类假药41种共计11万余粒、相关假药半成品及包装100余万粒(盒)、相关假药生产原料1000余公斤。并以此案为突破点,全面查清了一个涉及国内多省份的假壮阳药的生产窝点及购销网络。目前,该案12人已被判刑,其余人员正在处理中。

记者 王思勤

通讯员 钟陶行 文/摄

新闻链接

据了解,本案涉及的假壮阳药经检测均含有“西地那非”成分。

据专家介绍,大剂量服用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假壮阳药可能会引起低血压、肌肉酸痛等副作用,假壮阳药为了达到“惊人的效果”,药量一般都会被加大,长期服用这类假药可使患者超量摄入药物,容易引发前列腺炎,甚至出现病理变化。心血管病患者若不慎将此类假药和硝酸酯类药物混吃,甚至可诱发心脏病,导致中风,增加猝死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