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绿色黄金”,火爆非洲,马达加斯加新冠肺炎“神药”的前世今生

“绿色黄金”,火爆非洲,马达加斯加新冠肺炎“神药”的前世今生

“绿色黄金”,火爆非洲,马达加斯加新冠肺炎“神药”的前世今生

“绿色黄金”,火爆非洲,马达加斯加新冠肺炎“神药”的前世今生

蒿属植物(Artemisia)是一种类似于大麻的蕨类植物,在非洲拥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许多人认为蒿属植物是治疗Covid-19的首选药物。

“绿色黄金”,火爆非洲,马达加斯加新冠肺炎“神药”的前世今生

非洲国家正在推广一种由亮绿色蕨类植物制成的饮料,作为治疗Covid-19的首选药物。

但是批评者毫不掩饰的蔑视,认为这种混合物往好里说是无用的,往坏里说是危险的。

非洲热销

马达加斯加总统拉乔利纳(Andry Rajoelina)是该饮料的主要推广者,以Covid-Organics的名义销售,并以草药冲剂的形式出售。

拉乔利纳声称马达加斯加酿造的该饮料具有“改变历史”的潜力,在印度洋岛国广泛销售,并出口到非洲许多地区。

坦桑尼亚和科摩罗等东非国家以及大西洋沿岸的几内亚比绍和赤道几内亚都是热情的客户。

几内亚比绍总统昂巴洛(Umaro Sissoco Embalo)亲自在机场接受了该国的Covid-Organics订单。

青蒿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活性成分,使其成为对抗疟疾的一线武器。

在马达加斯加,Covid-Organics就像烤饼一样畅销,33厘升(11盎司)一瓶售价30欧分(35美分)。

在塞内加尔,比利时农学家Pierre Van Damme以绿狮(Le Lion Vert )的标签销售这种产品。

Van Damme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对青蒿的需求一直在飙升。但是自从马达加斯加总统发表声明以来,这简直是疯了。”

短短几周内,销售额增长了15倍,Van Damme不得不雇佣8名员工,每天处理约2000个订单。

随着对所谓的冠状病毒药物的需求激增,价格也随之上涨。

Ibrahima Diop是达喀尔地区的一个生产商,他表示零售价已经飙升了三分之二。

Haoua Wardougou是乍得首都恩贾梅纳一个工薪阶层区的药剂师,他咧嘴笑着说:“我忙不过来了。我有很多客户想买一些,但我没有库存。”

西方怀疑

与这种热情相对的是这种饮料在西方受到的冷遇。

这种物质已被证明对疟疾有效,但还没有临床试验测试它对Covid-19的治疗或预防作用。

最近几周,世界卫生组织(WHO)和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都强调需要对当地配方进行经验检验,以证明它们如所声称的那样是安全有效的。

总部设在加蓬的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约翰·恩肯加松表示:“如果这场抗击Covid-19的战争的解决方案来自非洲国家,我们将感到非常自豪。但在批准这种补救措施之前,我们必须有条理。”

一些非洲国家采取谨慎态度,将其储备的Covid-Organics交给专家分析。

尼日利亚抗击冠状病毒的核心人物穆斯塔法(Mustapha)表示:“在投入市场之前,它们将与所有其他产品一样经过同样的程序。没有例外。”

即使是在马达加斯加,疑虑依然存在。东部城市Toamasina的医学院院长Stephane Ralandison警告称,在Covid-Organics项目背后的方法“不完全科学”。

社会学家马塞尔·拉扎菲马哈特拉(Marcel Razafimahatratra)表示:“我非常谨慎,为什么这种饮料没有在中国使用?中国是传统医学长期使用蒿属植物的地方。”

总统力挺

4月20日是马达加斯加历史性的一天,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冠盖云集,部长、大使、新闻记者在“神药”发布会上目睹了该国总统拉乔利纳喝下一整瓶“神药”全过程,面对各方质疑,总统亲自背书:“你们看,我喝了,并没有被毒死。“

拉乔利纳总统显然对自己在非洲大陆的新名声感到兴奋,他毫不掩饰地为新型冠状病毒有机物辩护,指责西方蔑视这种混合物,因为它对非洲传统医学态度傲慢。

拉乔利纳总统表示:“如果真的是一个欧洲国家发现了这种疗法,会有这么多的疑问吗?我不这么认为。”

作为证据,拉乔利纳总统引用了马达加斯加的冠状病毒统计数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共有405例病例,包括2例死亡和131例康复。

拉乔利纳吹捧蒿属植物是马达加斯加的新“绿色黄金”,马达加斯加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拉乔利纳总统指出,所有马达加斯加人的生活都将改变。大米每吨售价350美元(合320欧元),而艾属植物每吨售价3000美元,其易手价格是大米的近10倍。

总部位于马达加斯加的Bionexx公司自2005年以来一直生产青蒿以抗击疟疾。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查尔斯·吉布莱恩也相信这种作物的未来利润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