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痛经、安胎、通乳,这些妇科“食疗”,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

食疗是饮食疗法的简称,为中医学中传统而富有特色的治疗方法之一。

痛经、安胎、通乳,这些妇科“食疗”,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

早在两千多年前,《内经》就有“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的记述。

痛经、安胎、通乳,这些妇科“食疗”,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

唐代医家孙思邈更明确地提出了“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和“若能用食平疴,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的卓越见解。

有关食疗的理论和方法,历代中医药文献多有记载,其中也不乏专著,内容极为丰富,应用十分广泛。

在大力提倡采用天然药物防病治病的今天,中医学的饮食疗法,以其取材方便,既可治病,又能健身,且无毒副作用的优点,备受人们的青睐。

本文仅就妇科食疗问题,略谈个人的看法和体会。

源远流长,历史悠久

妇科病应用饮食疗法,《内经》十三方中,就有治血枯经闭的四乌贼骨一蘆茹丸。方由乌贼骨、茜草、雀卵组成,并以鲍鱼汁送服丸药。

方中除茜草外,余皆属动物性食物,堪称用饮食疗法治妇科病的先例。

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用当归生姜羊肉汤治“产后腹中痛”;用甘麦大枣汤治“妇人脏躁”,后世踵其法、用其方者,治验甚多。

迨至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专列“食治”篇,广泛采用饮食疗法。就妇科病治疗而言,有羊胰醋煮治“崩中”;有用蜂蜜“治妊娠腹中痛”;有用鲤鱼汤“治妊娠腹大,胎间有水气”等等。

咎殷的食疗专著《食医心鉴》,也记载了为数较多的妇科食疗方,如治妊娠恶阻的羊肉索饼方;治妊娠胎动不安的糯米阿胶粥方以及治子烦的竹沥粥等等。

宋元时期,宋·王怀隐等编的方剂巨著《太平圣惠方》,该书卷九十六、九十七为“食治篇”,其中收载“食治妊娠”和“食治产后”方剂凡29道。

元代邹铉增订的《寿亲养老新书》是一部养生著作,其中也有涉及妇科食疗的内容,如治产后虚损的黄雌鸡羹,以及用猪肾、羊肾治产后风虚劳冷、骨节疼、身体烦热等症。

忽思慧的《饮膳正要》列“妊娠食忌”、“乳母食忌”等篇,则从另一角度阐述了饮食与妇科疾病的密切关系。

明清以降,随着中医治疗学和养生学的不断发展,有关食疗的理论和方法进一步得到充实和提高,其在妇科上的应用,也日益扩大。

特别是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不仅载录了大量可供食用的水、谷、菜、果以及动物等药品,其中涉及妇科食疗方面的内容,亦甚丰富,很有实用价值。

清代医家叶天士,治病善用食疗,特别是他对妇科病的治疗,常取乌骨鸡、鲍鱼、羊肉、羊肾等血肉有情之品滋养精血,填补冲任,这在《临证指南医案》月经不调、崩漏等病证的医案中,屡屡可见。

王孟英著《随息居饮食谱》,对食疗尤有发挥,书中也记载了较多的妇科食疗方药,如治乳汁不通,赤小豆煮汁饮,或煮粥食;治赤白带下,白扁豆为末,米饮下;

治产妇乳少,芝麻炒研食之;治胞衣不下,小便不通,并以猪脂一两,水煎数沸服,等等。

当今时代,由于人们认识到化学药物常有毒副作用,因此对天然药物的信赖日益增强,食疗更受欢迎。近年来有关食疗的专著纷纷面世,其中也不乏妇科食疗的内容。

从上可见,妇科食疗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我们作为妇科工作者,应当珍视这一宝贵的医学遗产,认真地加以整理、发掘,并在实践中使之不断提高,从而为妇女的保健事业,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妇科治疗学作出应有的贡献。

方法众多,简便廉验

妇科食疗方药为数甚多,笔者粗略统计了《本草纲目》中妇科食疗附方,就有百余首之多。其种类有汤、羹、酒、粥、馄饨、糕、膏等。

本疗法的最大特点是取材方便,制作简易,一般家庭大都能自办自制,既是防病治病的药物,又是可供食用的菜肴或点心,一举两得,所以病人乐于接受。 至于饮食疗法的效果如何? 笔者认为对于有些疾病,只要辨证正确,投剂恰当,其疗效一般不逊于非食品类药物,甚至会更好些。 例如甘麦大枣汤,方中红枣、小麦,看似寻常食品,但经过仲景巧妙的配伍组合,其养心安神、和中缓急的功效十分显著。笔者常以本方治疗心脾两虚、神志不宁的癔病,或围绝经期综合征,屡获良效。 又如临床上以鲤鱼为主药治胎水肿满;用黄芪炖鸡或猪蹄煮通草补虚通乳;用麦芽回乳等等,常能应手取效。 由是观之,“验”(即效果好)亦是食疗毋庸置疑的优点之一。 再者,多数食疗方,常取材于家庭常备的葱、韭、蒜、姜、酒、醋、粳米等食品。 如葱白粥之治产妇伤风;艾叶姜糖饮(艾叶、生姜、红糖)之治瘀滞痛经等等,药虽平常,效却颇佳,真是廉价食品莫轻视,看似寻常效亦奇。于此可知,“廉”无疑是食疗的又一优点。

胎产疾病,最宜食疗

妊娠期间,由于人体生理机能的特殊变化,此时处方用药,往往特别审慎,唯恐损伤胎元,造成不良反应。有鉴于此,对某些妊娠疾病,采取饮食疗法,显然是比较恰当的。 如我院裘笑梅主任医师自拟鲤鱼萝卜饮,治疗胎水肿满,效验卓著。

其方由鲤鱼一条(约一斤,去鳞及内脏)、萝卜120g(或冬瓜去皮挖瓢120g)组成,加水适量煮熟,取汁代茶饮,萝卜和鱼亦可食。日服1剂,连服1周。 曾治一胡姓患者,妊娠4个半月,腰围增大与停经月份不符,超声波检查提示为“羊水过多”。自觉腹部胀闷,纳差,尿少。 初用五皮饮加味,尿量增多,腹围略减;继用鲤鱼萝卜饮合三豆饮(赤小豆、绿豆、黑大豆),服后症状很快消失,检查子宫增大符合妊娠月份,后足月顺产,婴儿无畸形。 产后疾病有多虚多瘀的病理特点,此时用药,祛瘀又恐伤正,补虚亦虑留瘀,投剂常感棘手。若对症采取饮食疗法,可免此忧。 如笔者治疗产后肾虚夹瘀的腰痛、恶露淋漓不尽,每用胡桃肉、鸡蛋、山楂、红糖,黄酒煮服。 方中胡桃肉、鸡蛋补虚益肾;山楂、红糖、黄酒有行血祛瘀之力,五物纯属食品,病人乐于服用,效果亦佳,更无副作用。此食疗之优于他法也。 总之,笔者认为胎产疾病,宜于食疗者当尽量用之,这不仅因为取材、制作和服用方便,更重要的是其可避免药物对胎儿的不良影响,有利于优生优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