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中元节各地会吃什么美食?

中元节,俗称鬼节、七月半,是中国民间最大的祭祀节日之一。很多地方在中元节有特定的饮食习俗,那么中元节要吃什么呢?下面小编为您介绍全国各地中元节都要吃什么。

  东莞中元节要吃濑粉

  东莞有吃濑粉的习俗,而且几乎在整个东莞都通用。当然,不同片区,吃濑粉的方法还是有所不同的。像常平,他们喜欢用山地熬汤,随之黑黝的汤底便是当地濑粉的最大特色。而在莞城,盂兰节这天吃濑粉倒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过去的老莞城有很多人懂得唱木鱼歌(部分镇区也有此风俗),试想在这个不属于阳间的日子,街头巷尾传出似有似无而且抑扬顿挫的木鱼歌,确实给这个诡异的节日又增添一丝神秘!

  江西中元节要吃包子

  江西省:吉安人中元节焚纸,然而禁止孕妇折纸锭。据说孕妇折的纸锭,焚化后鬼拿不动,送到阴间也无益处。放烟花时,法师向台下掷包子、水果。传说妇女抢取包子一个,次年就可得子。小孩抢得包子,一生可不受惊吓。安远县祭祖,先於七月十二日起焚香泡茶,早晚上供。至十五夜烧楮衣冠,纸钱祭送。

  河北中元节要吃蒸面羊

  河北省南皮县七月十五携带水果、肉脯、酒、楮钱等前往祖先墓地祭扫。并持麻谷至田梗,称为“荐新”。广平县中元节以时鲜食物祭拜祖先,并准备果蔬、蒸羊送给外孙,称为“送羊”。清河县七月十五上坟祭扫,以蒸面羊赠送女儿。

  山西民间有中元节,百姓蒸面羊,既祭且食。长子县的牧羊人家於中元节屠羊赛神,俗传如此可使羊只增加生产。又赠肉给诸亲戚,家贫无羊者则蒸面作羊形来代替。

  浙江中元节要吃饺饼

  浙江省:天台中元节吃“饺饼”,筒类似春卷。又有放路灯的习俗,以六个壮丁为一组:一人敲锣、一人打梆、一人提灯笼、一人沿途撒盐米、一人沿途摆设香烛(插在一片蕃薯或芋头上),一人沿途摆设一块豆腐及一饭团(置於一片大树叶上),大约每隔百来步设一处祭品。

  山东中元节要吃粗茶淡饭

  山东省:独陵县称中元节为掐嘴节,家家吃粗茶淡饭。

  江苏中元节要吃扁食

  江苏省:吴县居民中元节以锡箔折锭,沿路焚化,谓之“结鬼缘”。仪徵县各地尚流行一种纸鬼,内藏碗灯,有赌鬼、酒鬼、大老官等等。宜兴县中元节河中放四艘船,一艘放烟花,一艘载佛婆念佛,一艘烧锡箔纸锭,一艘放河灯。东县乡民於此日吃扁食,是一种以面粉和糖作成畚箕形的食品。上海放河灯时,在船尾点缀红红绿绿的纸灯,称为“度”。

  中元节要吃鸭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这天,全国很多地方都会选择吃鸭子。这是取了谐音,“鸭”就是 “压”,吃鸭子就能压住这天上来游走“揾食”(莞语)的鬼魂了。东莞人一般会吃莲藕煲鸭。除此之外,莲藕煲鸭还有季节性的原因。立秋过后,又是鸭子肥美、 莲藕盛市的季节,因此莲藕煲鸭作为中元节的一道风景也是食出有因的。

  莲藕煲鸭汤与其它汤水的做法相似,先把洗净的鸭块用调料腌数分钟后飞水 备用,然后再把准备好的药材放到锅里煲滚,接着加入莲藕与鸭块,武火煲滚后,再改用 文火煲约莫两个小时就可添盐食用了。这个汤还有两个小窍门不可不知,一是莲藕遇铁易变黑,改用沙煲熬汤则可;二是鸭子选用麻鸭为佳,因其脂肪适中,肉质嫩 滑,所煲的汤不但生津、解毒,而且喝起来更是温润养人。

  中元节要吃花馍

  七月十五节前,民间妇女盛行面塑活动,晋北地区最烈。一家蒸花馍,四邻来帮忙。首 先根据家庭实有人数,给每个人先捏一个大花馍。送给小辈的花馍要捏成平型,称为面羊,取意羊羔吃奶双膝下跪,希望小辈不要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送给老辈的 花馍要捏成人型,称为面人,意喻儿孙满堂,福寿双全;送给平辈的花馍,要捏成鱼型,称为面鱼,意喻连年有余。如今则完全依据主人的情趣,羊、虎、牛、鱼、 兔、人各种造型的馍都有。人均一兽的花馍捏完以后,还要再捏许多瓜、果、桃、李、莲、菊、梅等造型的花馍,点缀以花、鸟、蝴蝶、蜻蜒、松鼠。个头较前要 小,做为走亲戚,看朋友的礼品。这些面塑蒸熟以后,再经过五色着彩,看上去栩栩如生,每一件都可以称为绝佳的手工艺品。七月十五看面塑,已经成了农家妇女 一展灵巧手艺的节目了。

有没有一种食物,总会勾起你的童年回忆,吃起来有满满的幸福感?

在广东湛江一带,早餐店或茶餐厅有一种极有特色的点心田艾籺。其制作工艺非常复杂,口感绵逸,又承载着传统习俗,所以深受人们喜欢。每次去喝下午茶,我必点田艾籺。

中元节各地会吃什么美食?

中元节各地会吃什么美食?

 “正月穷,舂艾绒。”这是我很小的时侯奶奶说过的一句话。此话一出,姐妹兄弟们手臂上挎着小篮就向门前的那一片田野走去……

中元节各地会吃什么美食?

 湛江,正月的中午不常得见灿烂的阳光,却也不冷。不太明朗的天幕下,一望无际的稻田只剩下了短短的稻根,那些小小的田艾就长在稻根旁边,它们长得太小了,约有10厘米高,细细小小的茎,粉绿色的椭圆叶子,浑身长满了绒毛,每一条茎的顶端上都开出了一串小小的花。

我们要把那一串小花采下来,带回家给奶奶做田艾籺。女孩子最高兴的事儿莫过于采花了,而采半天还没有明显的收获,就不那么好玩了。这些花儿可不容易采啊,奶奶吩咐只采顶上那一朵黄色花儿,茎和叶子都不要,有一些还夹杂在稻杆里面,得细心地去分辨。太小的花儿会从篮子的空洞里漏出去,粗心的孩子很久都不会发现。

腰酸了,背疼了,那花儿还只是一点点儿,我便想去胡闹了。回头看见我家老二和几个堂兄弟正在找蚂蚱,便兴致勃勃地帮他们找起蚂蚱来了。等到大家采好要回家时,我的还是那么见不得人的一小撮,她们只好七手八脚地帮我采。不用多久也就够任务交差了,我心里就偷偷地笑“真是人多力量大哦!”

把田艾花带回家,奶奶把它细细地洗净,再放进一个大锅里烧起柴火煮起来,煮好第二天又煮一次,第三天还煮一次,究竟要煮几次我不太记得了。熬煮田艾花时,奶奶让我看着灶膛里的火,我却跑去玩了。回来看见灶膛里的火早灭了,怕被责骂,我赶紧自己起火,技术又不行,气急败坏地拿起烧火棍使劲敲打灶膛。我妈瞧见了,给我一顿好骂:“熊样的,长大后除非你跳出农门,不用生火做饭,不然饿死没人可怜……”

 过了几天,奶奶就把煮过的田艾拿去舂米坊,舂烂成为绵绵的绒。妈妈也早已准备好了花生或椰丝、芝麻、糖、菠萝蜜的叶子等材料。爷爷把泡好的糯米磨成了粉。

晚上,在厨房里生起一锅暖融融的炭火,在地上铺上一些干的柴草,在柴草上面放上一个大簸箕盖。爷爷把糯米粉倒进簸箕盖里,奶奶放进了田艾绒,妈妈将田艾绒和糯米粉拌均匀,在粉的中间刨开一个窝,把煮好的糖浆倒进去糅和搓将起来。我和老二就使劲按着簸箕盖子。

妈妈搓累了,就换了爷爷来搓,那些粉就慢慢地变成了一大团。我冷不丁用食指在粉团上面戳一个洞,大人只顾着说话准备工序,由得我胡闹。老二老三看着有趣也来戳,他们一戳,站在一旁的老爸就翻白眼骂他们。他们就双双举报是姐姐带坏了头,我爸就把我一顿数落,他们俩阴阴地偷笑。

过一会,他俩偷吃一旁的馅料,芝麻椰丝馅或花生芝麻馅。“小馋猫偷吃!”我不爱吃甜的,逮着机会就举报,奶奶轻轻拍他们的手。

 搓好了粉皮,一家人就要围坐在簸箕盖的旁边包籺了。奶奶爷爷和我妈妈都是个中好手,他们先取一小团粉皮搓圆、按扁,沿着边沿把它捏薄,再加进一两勺的馅料包起来,然后放在一个半圆形的模子里压平,最后一敲,籺子出来了,非常好看。红红的炭火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大家脸上都洋溢着无法言表的幸福。

最后还要给籺子包上菠萝蜜叶子,完了大家洗手烤火等吃的。爷爷还不能歇息,他要负责把所有的田艾籺蒸熟。一两小时后,第一锅田艾籺出炉了。晶莹墨绿的田艾籺散发出诱人的芳香,咬一口,很有嚼劲,田艾的芳香侵入心脾……我不爱吃甜,所以吃甜的田艾籺,大多时候是把周边的皮咬完,就把中间的馅偷偷丢掉了。

 其实,我怀念的不仅是吃田艾籺,还有包籺的幸福场景。做田艾籺是一年之中最幸福的时光,旧时是为纪念丰收,后来则是一种过元宵的象征了。那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参与的包田艾籺。我八岁时,奶奶去世了,从此妈妈不再给我们做田艾籺。我爷爷在世时,过年还做年糕或煎堆,也能体验一下儿时的幸福时光。后来,逢年过节想吃什么随便都能买到,人们便不再做任何传统的点心,可能是怕麻烦,抑或是没有继承好前辈的手艺,我不得而知。

如今,想吃正宗的田艾籺就去茶餐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