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健识年报09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文 |大卫 编 | 锦瑟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卖咖啡、卖奶粉,同仁堂就是不好好卖中药

同仁堂药店的坐堂中医(同仁堂的尴尬:百年“老中医”挺不住了,还是做补肾更实在)

同仁堂2020年运营情况核心速览营业收入128.25亿元,同比下降3.40%;

净利润为10.31亿元,同比增长4.67%;

销售费用为24.73亿元,同比下降了5.68%;

研发费用为1.38亿元,同比增长了23.89%;

心脑血管类药品产量同比减少13.49%,销量减少3.67%;

补益类药品产量增加75.53%,销量增加25.68%。

2020年,同仁堂业绩仍在继续下滑。

3月29日,同仁堂披露了2020年业绩,全年营收128.25亿元,同比下降3.40%;净利润为10.31亿元,同比增长4.67%。

净利润虽然增加了,但与2019年之前每年10%以上的增幅相比,仍相去甚远,不复辉煌。这两年的同仁堂到底发生了什么?

疫情期间,中医药的功效被广泛认可,但中国北方中药界的“扛把子”同仁堂业绩却没有回春。

财报显示,同仁堂两大板块之一的医药工业,毛利率从2018年的51.39%连续下滑到2020年的47.09%。药材价格不断上涨,是中药行业永远的痛。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初,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高振坤与原总经理刘向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相继被调查。二人不仅长期共事,并且在2018年底因为“过期蜂蜜”事件,双双受到处分。

曾经,“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让同仁堂声名在外,如今业务和声誉遭遇双杀。

虽然中药行业整体依然艰难,但一些企业已经在转型,云南白药卖起了牙膏,片仔癀做起了化妆品,而同仁堂依旧在原地打转、持续下滑。

心脑血管两大品种退居2线

强化补肾产品业绩提升不明显

从年报上看,2020年,同仁堂开始在主要品种上换血。

心脑血管类产品一直是他们家创收的排头兵,包括安宫牛黄系列、同仁牛黄清心系列等,长期稳居该公司营收前五名。

2020年2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冠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明确在重症治疗用药中列入了安宫牛黄丸。作为急救“神药”,安宫牛黄丸对心脏的效用历来被中医界推崇。

2019年12月25日,安宫牛黄丸宣布提价39%,一个多月后就被推荐入新冠诊疗方案,按理说,即将走上产销两旺的康庄大道。然而,同仁堂以安宫牛黄丸为代表的心脑血管类产品连续三年销量都在下滑,2020年同比下降了3.67%,与此同时生产量也下降了13.49%。

库存也在大幅削减,与2019年相比,心脑血管类产品库存量的降幅已超过60%。

取而代之的是“补益类”产量激增,从2019年的1496万盒,提升到2020年的2626万盒,几乎翻倍。补益类包括六味地黄系列和金匮肾气系列等,都是强肾药品。

本该治病的药没能大卖,补肾品种却异常火爆,对百年老字号而言,不知是幸或不幸。

守正难影响品牌

试探性跨界未见成果

就在同仁堂发布2020年业绩的当天,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中医药局将以服务人民健康为中心,以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为主线,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和多元价值作用。

过去多年间,中医药行业的式微已经引起了主管部门的重视,人民群众需要中医药。但今天,很多中医药出现在短视频、电视台广告、“领鸡蛋、听讲座”的教室,就是没有在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

同仁堂担负不起“守正创新”的历史使命,也没有一家企业担得起,这是全行业的责任。

和很多中药企业转型大健康一样,2019年,同仁堂开始布局新零售“知嘛健康”体验店,向大众提供中药咖啡、奶茶,同时还设置了中医馆和诊疗区。根据当时北京商报的报道,同仁堂计划2021年在北京开300家店。

两年过去,在2019年、2020年年报当中,“知嘛健康”只字未提。

2021年1月,同仁堂与伊利集团合作推出联名春节礼盒,内含伊利的一款中老年奶粉和同仁堂枸杞原浆。天猫销售数据显示,上线一个月后,联名礼盒销量3802;与之对比的是,娃哈哈旗下的一款中老年奶粉在2月份的销量为81453,几乎是前者的30倍。

这些,显然都不能算是中医药的“守正创新”之道。

如今的同仁堂还算幸运,凭一块“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就能招财进宝。但祖先的积累,如果没有创新来守业,百年的字号也能说倒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