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聽起來特別“來勁”的民間故事?

有哪些聽起來特別“來勁”的民間故事?67 2022-01-01 13:47:32

一個可能是香港最真實的“恐怖靈異事件”,並且這一連串“靈異事件”皆因一宗轟動全港的人倫慘案而起!

順利邨是中國香港的一個公共屋邨,位于九龍觀塘區北部,于1978~1980年竣工,是港府最早建成的一批公屋之一,但在日據時期,這裏和旁邊的秀茂坪都是著名的墳場,順利邨還正好就是當年的“七號墳場”原址,所以關于兩個小區的各種都市傳說由來已久,其中最爲著名的恐怕就是“秀茂坪賣(尋)頭女”了,不過這畢竟只是個都市傳說,許多相信科學的人並沒將那些故事放在心裏,直到16年前一起慘絕人寰的人倫慘案發生以後,無法解釋的一連串離奇事件頻發,甚至竟和傳說中的“賣頭女”故事“完美巧合”…

1938年2月2日,李志騰出生于香港的一個貧困家庭,由于父親就愛酗酒,並且每次喝醉後就會拿他和母親甚至爺爺出氣,所以從小他就未感受到過什麽家庭溫暖,甚至也養成了脾氣暴躁的臭毛病,經常動不動就和人吵架、起沖突,因此任何工作都幹不長久,就更不用說找對象、結婚了。

1981年,43歲的李志騰依然打著光棍,愁眉不展的他決定回中山老家去碰碰運氣,說不准就有不知道底細的老鄉被自己給“忽悠”到呢?果不其然,精心“包裝”了一番後中山女子林佩琴看上了這位“老實人”,兩人于同年年底在中山結婚並很快就生下兒子李永誠和女兒李玉屏,而他自己則在完成了“傳宗接代”的任務後又獨自一人返回了香港並在大角咀某個酒吧找到份打雜的工作。

1997年香港回歸後,林佩琴帶著一雙兒女持單程證來到香港,一家人租住在深水埗的廉租房也算過得其樂融融,誰知就在2000年初,李志騰工作的那間酒吧裁員,且由于已經年過六旬,找不到任何工作的他只能閑賦在家靠領取低保度日,而妻子林佩琴則每天早出晚歸地在荃灣的貨櫃碼頭打雜工養家糊口,甚至大兒子李永誠還得在周末去旺角某家餐廳做服務員賺點外快貼補家用!

假如李志騰能夠安安分分地在家幹點家務爲妻兒煮煮飯或許日子還能勉強湊活著過,然而這個男人卻自尊心極強,覺得靠老婆、兒子養活很沒面子,因此慢慢地心態開始失衡,暴躁的性格也漸漸顯露出來,動不動就對妻兒大發雷霆,尤其是對小女兒李玉屏,叁天一小吵、五天一大罵,反正就是怎麽看怎麽不順眼…

事實上李玉屏是個非常文靜、有禮貌的女孩,人也長得很秀氣、漂亮,因此街坊鄰居都說她“一點也不像李志騰”。但恐怕就是這些玩笑話,李志騰更加看女兒不順眼了,而受盡了折磨的李玉屏自然也是對誰都熱情、友好,唯獨見到父親總板著一張“苦瓜臉”,也難怪,換誰能忍受得了呢?因此父女倆的關系算是降到了冰點。

2004年,李志騰申請到政府的公屋資格,一家人搬到順利邨利祥樓20樓20X4室,原以爲有了自己的房子以後李志騰的暴脾氣會收斂一點,可不曾想他卻變本加厲了起來,因爲他覺得這是靠自己的香港戶口才分配到的房子,妻兒們得感謝自己啊…所以整天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甚至還逼著林佩琴和兒子要零花錢去買彩票。更糟糕的是李玉屏學習成績並不太好,初叁畢業後就辍學了(也有說是因爲學籍問題沒法繼續讀高中),父女倆整天在一個屋檐下大眼瞪小眼,責罵也逐漸升級成了動手,幾乎沒有一天他不打女兒的…

不知道是因爲妻子林佩琴也同情女兒並開始厭惡李志騰還是什麽其他原因,總之搬進新房後她開始漸漸對李志騰冷落了起來,哪怕李志騰想要和她親熱也總是以身體不舒服爲由拒絕,這就讓李志騰更惱火了,不僅僅是對女兒動手,甚至林佩琴和李永誠也經常莫名挨揍。

2005年1月20日,一個偶然機會,李志騰聽見林佩琴正在樓梯口和一個男人通話,之後又告訴他准備過幾天回一趟中山見個朋友。聯想到妻子最近對自己的態度冷淡,又聯想到之前街坊鄰居說女兒“不像”自己,李志騰突然腦抽地認爲會不會自己真的被“綠”了?會不會兒子和女兒真不是自己親生的?會不會妻子回中山就是和兩個孩子的“生父”約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的李志騰決定殺掉妻子以及兒子、女兒讓他們“以死謝罪”,並且就選在自己67歲生日這天動手,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他去商店買了各種作案工具包括砍刀、斧頭等准備“滅門行動”…

2005年2月2日星期叁,林佩琴一大早便和兒子李永誠出門了,上午十點,從樓下買了水果回來的李志騰一反常態地敲響了女兒李玉屏的房門喚其出來吃哈密瓜,16歲的李玉屏很是詫異“今天這老頭是抽風了麽?怎麽突然不打我反而對我那麽好了?”但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平常再有不滿懂事的她依然放下了戒心高高興興地走到客廳沙發上吃了起來,可她到死都沒想到就在此時,閃進廚房的李志騰操起了早已准備好的開山斧,對著正低頭吃瓜的李玉屏腦袋毫不猶豫地就是一斧…可憐的小女孩甚至都來不及叫喊就倒在了血泊中…

殺死李玉屏後,李志騰不慌不忙地將其頭顱割下並將女兒的頭顱丟在了【樓梯間的垃圾桶】,隨後又吃了個午飯才開始清理現場的血迹,幹完這一切後他就在屋內等著兒子、妻子回家。

下午3點46分,長子李永誠敲響了自家的房門,李志騰拿著斧頭打開門後便迅速躲到一旁,並趁兒子側身關門之際突然掄起斧頭就朝他頭上劈了過去!

幸虧李永誠命不該絕,他進屋時是背對著房門用手去關門的,更是借著余光瞄見身旁站著一個人,應該是出于條件反射,他下意識地擡起胳膊擋了一下,那一斧頭就被他這麽一檔減輕了力度,僅砍破了其額頭頓時血流如注…而在李志騰做出第二次動作之前反應敏捷的李永誠又一把抓住了斧頭驚恐地問道:“爸爸你爲什麽要殺我?

李志騰畢竟67了,力氣不如兒子大,眼看不可能制服李永誠,于是謊稱說自己剛才砍死了一個黑道老大,以爲是對方派來的殺手,這“純屬誤會”,現在趕緊給點錢讓自己跑路,否則大哥的小弟找上門就麻煩了…

這…一個67歲的老頭說自己砍死了黑道大哥?你信嗎?但李永誠“信”啊?也必須“信”啊?所以他一手抓著斧頭一手從兜裏掏出3000元放在鞋櫃上,就在李志騰伸手拿錢沒有注意的時候機敏的李永誠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瘋了般地沖進廁所並將門給反鎖了起來,門外反應過來的李志騰先是愣了幾秒,直到廁所傳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回過神來的李志騰立馬丟下斧頭拿著錢撒腿就往外跑…

李志騰跑什麽呢?斧頭不是在他手上麽?

因爲李永誠反鎖廁所門後突然瞥見地上躺著一具血淋淋的無頭女屍,她裏面穿著一件T恤,外面套著汗衫和一條睡褲,而李永誠一眼就認出那是自己16歲的妹妹李玉屏!

哀嚎過後李永誠強忍著不適拿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並且閉著眼睛死死抵住了廁所門,直到警方趕來以後渾身是血的他才顫抖地從廁所走了出來…而在去醫院的路上,李永誠努力告訴秀茂坪分區警司張炎奎所發生的一切,隨即案件被轉交給東九龍重案一隊負責。

傍晚4點50分,東九龍重案組隊員趕到現場,而首要任務當然就是搜尋李玉屏的頭顱,很快,他們就在李永誠的床底下發現了小女孩的幾根斷指,可在案發的20X4號房間內搜了一圈後大家卻始終沒有找到小姑娘的頭顱,並且根據樓下店鋪的攝像頭顯示李志騰雖然出門時手裏還提著一個白色背袋,但裏面絕對不可能裝有頭顱,而除此之外從早上9點買完水果上樓以後到他逃跑的這段時間又沒見李志騰離開過大廈,所以究竟頭被他藏哪去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重案組隊員立即封鎖了整個小區,並發動利祥樓的住戶一起在公共區域幫忙尋找(住戶只是找自己的家裏,害怕李志騰順手丟誰家去了),但詭異的是他們搜查了整個順利邨(注意不止是李家居住的利祥樓這一棟樓)的垃圾房、垃圾桶、花槽、下水道、停車場、泵房、頂樓水塔、水電房、各家各戶的花盆甚至屋邨對面的山坡草叢、引水道、溝渠、樹幹等任何有可能藏匿的地方卻都沒有找到小女孩的頭顱,甚至出動了4只血迹犬對順利邨、秀茂坪兩小區搜尋6小時依舊沒有找到一絲線索!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一個16歲女孩的頭顱體積並不小,在李志騰逃跑之前他又根本就沒離開過大廈,逃跑時也不可能帶著走,最重要的是不管電梯、走廊都沒有發現任何血迹,僅僅在樓梯拐角處的一個公用垃圾桶內發現了一些血迹,經鑒定後確實屬于李玉屏血迹,但頭呢?沒在桶裏啊?何況桶裏也有疑似李志騰清理現場血迹後丟棄的紙巾、毛巾,重案組推斷大概率那些血迹都是清理現場用的紙巾、毛巾擦蹭上去的,所以怎麽就憑空消失了呢?總不會被他吃掉了吧?眼看找不到頭顱,住在順利邨的居民被嚇得不輕,有人連夜就搬到親戚家,有人通宵對自己屋子進行“大掃除”…

2月3日上午,香港警方果斷發出通緝令:李志騰,男,身高170cm,頭發灰白,身材發胖,逃走時身穿深色外套、灰色長褲,前額、後腦以及手指有傷,衣服上沾有血迹。與此同時,40名警員繼續擴大搜查範圍,他們沿著新清水灣道小徑一直朝著更遠的山頭尋去,就爲了能夠讓李玉屏有個“全屍”可以入土爲安,但又是一天忙碌下來他們依舊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就在大家越發覺得毛骨悚然的2月4日上午7點,或許是因爲冷靜下來發現自己釀了大錯,李志騰竟提著逃跑時監控視頻中看到的那個白色背袋走進旺角警署投案自首了,而警員檢查背袋發現裏面僅僅裝著一包面巾紙和一小包薯片…

下午1點10分,李志騰被押往東九龍總區,面對警方的問話他很爽快地就承認了自己的犯罪事實,從購買作案工具、案發經過、分屍所用凶器、逃跑後的行動軌迹以及作案動機等等都交代地清清楚楚,然而就在警方問其李玉屏頭顱去向的時候原本一切正常的李志騰卻像是“中了邪”般突然變得口齒不清、渾身顫抖、翻白眼甚至最後還不斷流口水…這是得了癫痫麽?眼看筆錄已經無法進行,警方只能暫停了審訊工作。

幾個小時過去後,待李志騰的情緒逐漸穩定了下來警方又試圖詢問頭顱下落,而這次李志騰依然不正常但勉強回答說頭顱被丟在了樓梯轉角處的垃圾桶裏,走的時候並沒有帶走。

其實警方還是很相信他的說法的,因爲有視頻監控爲證啊?確實沒看到他逃跑時有拿著頭顱啊?而前面也說了那個所謂的“背袋”就是我們平常去超市買東西時常見的“購物布袋”,頂多也就裝點面巾紙、文件等輕質、扁平物品,不可能裝頭顱的,同時這個袋子也沒有沾染上太多血迹,都是擦蹭狀的血迹,根據顔色判斷應該都是袋子外沾染後滲透進袋內的!再說了,樓梯拐角處的公用垃圾桶裏確實發現沾有血迹,這也是整個案發的20X4號房間以外唯一找到血迹的地方。所以會不會真的是丟在垃圾桶裏不小心被收垃圾的環衛工拿走了呢?

爲了找到“消失”的頭顱,警方又聯系了負責清理垃圾的清潔公司以及環保署,確認該地區的垃圾都被集中存放在新界鼓嶺的垃圾堆填區,于是2月5日上午10點,重案組以及PTU(就是警匪片中的“藍帽子”,機動部隊)共50多位幹警又帶著兩只搜尋犬風塵仆仆趕赴鼓嶺…

可你猜怎麽著?經過14個小時的搜尋,並且又從PTU總隊增調了3只搜尋犬協助,但90多噸的垃圾被翻了個底朝天他們還是沒有找到小女孩的頭顱,事實上根據垃圾桶裏還有帶血的紙和布這一情況也可以判斷環衛工絕對沒有來收過垃圾!

這一下警方是真的“絕望”了,也開始頭皮發麻了,因爲凶殺案突然就升級成了“靈異案”啊?不過檢察官認爲找不到頭顱也不要緊了,反正已經可以確認受害者身份,證據鏈足夠完整、充分,尋找只是爲了讓小女孩可以安息,因此馬不停蹄地對李志騰進行了起訴。2月7號他就被押到觀塘區法院提堂,在法庭上李志騰對于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只不過又因爲各種精神鑒定等必要流程,最終他被認定爲【雖然案發時精神正常但也確實患有精神疾病】,所以判處無期徒刑不得緩刑,並終生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然而法院可能“不關心”頭顱去向但是廣大群衆關心啊?被吃掉是絕對不可能的,找又找不到,而且關于頭顱下落的調查細節在港警的卷宗裏也可以詳細查詢到,沒有任何誇張、杜撰,就是這麽不可思議,所以我也很想知道究竟跑哪去了?

很遺憾,關于這個問題真的無法解答,它也是香港犯罪史上著名的“未解之謎”,而我自己認爲比較“科學”、“不迷信”解釋就是利祥樓的某個住戶也是“變態”,Ta看到李志騰丟在垃圾桶裏的頭顱後就藏了起來,並且應該就是藏在自己家裏。因爲警方雖然挨家挨戶上門走訪過,但沒進屋搜查過,也沒這個必要,畢竟如果是李志騰丟到某個住戶家裏的話【正常人】也會報告的對吧?可要是某個住戶主動藏匿起來的呢?要是Ta不正常呢?

當然,我也覺得如果是這樣的話更恐怖了,因爲說明利祥樓裏還住著一個比李志騰更“變態”的人,甚至大概率現在還住在那…

至于“迷信”的說法就是頭顱“自己消失了”,這也是90%香港網友的普遍觀點…因爲這棟樓裏也確實發生過數起“靈異事件”,只是我不喜歡傳播迷信說法,所以具體細節也就不贅述了,總之和“秀茂坪賣(尋)頭女”的傳說極其相似,只不過都發生在電梯裏,而且2005年1月初的那次事件是真把一位梁姓老人給嚇出病來並緊急送外伊麗莎白醫院搶救…也正因如此,這件案子(以及圍繞案件發生的“靈異事件”)在香港被稱作【升降機回魂女】或【升降機尋頭女】…

最後再說一個很悲傷的事實:經鑒定,兩個孩子當然都是李志騰親生的

甚至有網友聲稱林佩琴當時是在和自己遠房堂(表)哥打電話,因爲這個親戚的結拜兄弟正好在香港某個食品廠當了小領導,所以林佩琴想要幫李志騰找個門衛幹,免得他天天在家沒事就打女兒…(當然這點是香港網友提供的,我無法確認真僞

下一篇:有高血壓的人能吃枸杞嗎
上一篇:請問大家孩子在城市讀書真的比小村鎮要優秀嗎?
返回頂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