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家鄉最深處的記憶還記得嗎?

那些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家鄉最深處的記憶還記得嗎?9 2022-01-03 09:21:23

對小時侯家鄉歡樂的記憶,來自于從村兩邊流過的小河——東河,西河。這是發源于秦嶺北麓的小徑流,潺湲的從村邊下注入渭水。在關中地區渭河南岸,這樣的小徑流如棋局般將河南地區分割成不規則的條塊。我的家鄉便在這其中。

春天,柳芽泛黃時,封凍的河水恢複了生機,清冽的河水冷的砭骨,村裏的大姑娘小媳婦們迫不及待地將過年攢下的衣物拿到平日洗衣的地方來洗,笑語歡聲掩住淙淙水聲,驚起岸柳上的棲鳥在田野蕩漾開來。

當麥香在五月陽光的烤炙下彌漫開來時,小河便成爲孩子的樂園。它對我們的誘惑力持續整整一個夏天。耍水,摸魚蝦,捉螃蟹忙得不亦樂乎,常常因忘了飯時而被家人尋來喝斥後,意猶未盡地回家去。即便晚飯後,也會約上鄰家的夥伴夜色中摸到河邊,在河堰的水窪中驅除煩人的暑氣。浸泡在接近體溫的河水中,腦袋枕在河堰的石頭上,有小魚兒不時地觸碰泡在水中的身子,發出癢癢的適服感,引得陣陣開心的嬉笑。遠處幾點燈火,夜風送來電扇的嗡嗡聲,夾雜著幾聲吆喝聲,是父兄們在加班揚麥子。隔著渭河,隴海線上火車駛過,機車聲伴著汽笛聲由遠而近,爾後漸漸消失在夜色之中,留下落寞和沉寂。

幾場秋雨落下,河水進入汛期。喧囂的水聲常常伴隨著進入夢鄉。無數條徑流的注入,使得渭水空前豐盛起來。渾濁的洪水如同咆哮的巨龍,震耳的怒吼伴著陰森的水氣,使岸邊的人們靈魂感覺到顫栗。濁浪排空,樹木,物品,豬牛,抑或人的屍體快速從眼前漂過。當然,還有無數的魚兒。在小河進入渭河的河口,往往是劫後余生的魚兒們的聚集處。被大自然巨威嚇懵的家夥們傻頭傻腦地在小河裏蠕動著,顯得有點笨拙。男人們赤裸著身子,黃泥漿塗滿全身,手持木棍,上下奔跑著搶奪這大自然的惠賜。瞅准那浮在水面的灰青魚脊一根掄下,魚兒便側身漂在水上,洇出一圈血色。河岸上,到處散落著魚屍。浩瀚的洪水與血腥的場面,雖然震撼著幼小的心靈,卻也激發起小男子漢的征服欲,好奇心驅使我加入這收獲的盛筵之中。受力氣的限制,選擇近岸的小魚下手。輕而易舉地抓住遲鈍的魚兒,魚兒立即用力甩動身子掙紮,順勢一抛,尺余的魚便落在草地上。突然,一只魚在脫手的刹那,隨著一聲低鳴,張開的鳍如利刃般在右手心劃開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立刻染紅手掌,刺骨的痛忍不住哭出了聲,男子漢氣概頓然頹失。多年後,看到手掌留下的疤痕,心裏泛起的卻是歡樂的記憶。

北風肆虐的冬季,小河枯瘦了許多,當石頭下的細流被嚴冰封凍後,小河便睡了,做著潺湲的春夢。

生態環境的驟變,秦嶺北麓降雨量明顯下降。小河先是成爲季節河,在七十年代後期,終于走到了消亡。失去小河的滋潤,蛙鳴沒了,稻花香也沒了,家鄉變得有點委頓,蒼老,

村兩邊的小河,承載了我童年的歡樂,滋養了我的生命,成爲我生命的一部份。盡管它已消亡,但我的生命還在,人類還在,並且世世代代繁衍下去。不知什麽時侯,後代們的童年,重新享受村邊小河帶來的無盡歡樂……。






下一篇:閑錢大家都是放哪裏?
上一篇:爲什麽小米手機參數那麽高,但綜合體驗就是差強人意呢?
返回頂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