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該不該有一套自己的珠寶

女人該不該有一套自己的珠寶66 2022-01-04 02:31:08

這個問題,我恰好不久前親曆,舉手發言。

我那位有個大學時期的閨蜜,大學畢業,我那位來了深圳,她閨蜜留在北京,後來成功嫁給一個北京人,戶籍落戶北京。我那位說,閨蜜跟你一樣,北京人的優越感特強,還有點勢利眼。不過,從照片上看,閨蜜小巧玲珑的模樣,看不出勢利女人的嘴臉,我笑話我那位有地區偏見,是區域歧視。

今年春節,我們留在深圳過年,臘月二十七,我那位突然說,她閨蜜和另外一個女同學要來深圳,而且說來就來,當天就到,問我該不該請她們倆來家裏住。這還用問?人家千裏迢迢從首都北京來探望你這個既是同學又是閨蜜的深圳人民,家裏又不是沒地方,住外邊豈不是怠慢了貴客?

還真是我那位說的,她那閨蜜真挺勢利的。跟另外一個女同學進家門,閨蜜也不顧及我的面子,進門就說客廳挺大的,就是裝修風格有點落俗了,說複式應該采用歐式設計。說完,閨蜜瞅我一眼,尴尬了。另一個女同學也是好不尴尬的表情,我就更別說了,戳在那兒一個勁幹咳,還好,我那位緩和了這個尴尬,解釋說,二哥以爲房頂加個球形就是歐式了,還室內歐式?

我沒說這是馬來風格,跟歐式八竿子打不著邊。嘴上沒說,心裏卻把這閨蜜看扁了,同樣一個大學畢業的,我那位究竟如何不提,另一個同來的女同學就不會反客爲主,至少沒當著我那位的面指手畫腳。閨蜜,真不像電視劇演的那麽秀外慧中。

有了這個教訓,我原本計劃在家裏燒菜招待貴客的,只好改到酒樓招待。

之後幾天倒也相安無事。轉眼到了年叁十,年夜飯後,我在客廳准備次日一早去弘法寺敬香的東西,那叁位在旁邊的小餐廳嘀嘀咕咕說些女人間的悄悄話,我耳朵尖,聽閨蜜說我那位,你老公給你買的首飾太少了,還說她戴的珍珠項鏈十好幾萬買的呢。有點炫耀的意思。

不少啊,我也有一條珍珠項鏈,不過我不怎麽戴。我那位偷偷看我一眼,壓低聲音說,二哥還送我一塊玉佩呢,喏,好看吧?

這麽小呀,還沒我的表盤大呢。閨蜜晃晃手腕上的朗格腕表,輕笑一聲,立刻又很嚴肅地說,金銀有價玉無價,沒准值個叁五萬七八萬也說不准。說完還特好心的對我那位又說,別看小,收藏兩叁代人,一准是無價之寶。

好像是冰種呢。另一個女同學猶猶豫豫端詳那塊玉佩,沒把握的說,我跟我嫂子學過,懂一點,這樣含紅翡的冰種可不便宜。

哎,妹夫,你過來。閨蜜招手叫我過去,笑盈盈問我,你老實說,這塊玉佩是不是那誰說的冰種?實話實說,我們有鑒寶師。說著話,還指指那個女同學。

是不是冰種我真不知道,不過肯定是真貨。我陪著笑臉說,從拍賣會上拍來的,有證書,證書上還有這塊玉的照片。

多少錢拍下的?閨蜜鬼鬼祟祟沖我那位擠眼睛,問我。

這套房子值一千萬吧?我顧左右而言他。我那位傻乎乎的,估計也是想給我找回點面子,說,買的時候就一千叁百多萬呢,還是裸房。

我說你脖子長呢,敢情是這玩意兒累的。我試試那塊玉佩的溫潤,逗我那位說,成天挂著叁套房子出出進進,可不脖子長嘛。

我是故意帶了水分,可是一看到那閨蜜眼睛瞪得溜圓,心裏那叫一個舒坦。

那閨蜜也是小氣,初一一過就走了。我那位到現在還埋怨我,說我就是成心的,明知道閨蜜愛顯擺,你就讓她顯擺呗,幹嘛非得攀比?罵我就是一個跟女人斤斤計較的小人。

下一篇:幾十萬的翡翠硬生生戴出十幾塊便宜貨的即視感,是種怎樣的體驗?
上一篇:中國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在被驅逐出北京故宮的時候,爲什麽要把田黃石叁鏈章藏在棉衣裏?
返回頂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