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有人說要建議拆分阿裏巴巴?

爲什麽有人說要建議拆分阿裏巴巴?44 2022-01-02 07:03:35

表面看起來很荒謬,而且有宰肥羊的嫌疑,細想一下,還是有幾分依據和可能性的。

第一個拆分阿裏巴巴的不是別人,而是馬雲,他深謀遠慮自己動手了,拆出一個龐大的螞蟻金服,雖然近期上市受阻,也足以證明這種拆分未必盡然是壞事。

有人說這種拆分針對企業家的意味太濃,但要注意這是針對即將撞到天花板的壟斷企業而言。而且分拆出來的公司依然是龐然大物,只是不允許這些公司的規模力量形成壟斷而已。

美國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依然有針對壟斷企業的法律,並實際拆分過不少著名企業,社會主義依然需要反壟斷,不可能無限制的任由企業發展形成壟斷妨礙行業自由。

阿裏巴巴達到行業的天花板並形成壟斷了嗎?

這又是一個需要無數專家研究論證的問題。迅速發展壯大的中國也許行業的天花板很高,但也要未雨綢缪的考慮可能觸及頂部的沖刺者。

這並不是一個現在就能做出決定的問題,然而,資本的運營規律決定這一天必然到來。



阿裏巴巴內部有拆分意識和政策預警意識

用不著外人多說,馬雲早就遠見卓識的對阿裏巴巴做出了第一個拆分,這就是現在著名的螞蟻金服了。

嚴格來說,螞蟻金服部分符合拆分成獨立公司的概念。雖說都和馬雲挂鈎,但是阿裏巴巴從資本的意義上來說並不屬于馬雲,馬雲只是掌控著阿裏巴巴的運營權。

螞蟻金服從資本的角度上來看是完全獨立的,而由于實控人是馬雲,和阿裏巴巴又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螞蟻金服這種內部意義上的拆分,肯定是無法做到完全的隔離獨立的,當然沒有外部力量著手弄得徹底。

但馬雲沒想到的是,借助國家規範p2p、網貸的風潮,螞蟻金服成爲有可能借上市觸及壟斷天花板的龐然大物,比阿裏巴巴更快觸及到壟斷的上限,因此提前遭到了政策和金融管理的痛擊。

其實現在世界目前各國對于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反壟斷監管似乎都在加強。

反對科技巨頭的主要觀點認爲,大公司抑制了創新、損害公平競爭和中小企業的利益,還有人稱大型互聯網平台存在虛假信息泛濫,對用戶隱私保護不力等問題。

這方面,資本主義發達的美國,出手更加幹淨狠辣。

以反壟斷法爲依據,美國電信巨頭AT&T在1984年被拆分成7個子公司。此後影響最大的一起反壟斷訴訟發生在微軟身上,1998年5月,美國司法部對微軟提出6項反壟斷指控,轟動全球。在這場“世紀審判”中,微軟雖未遭到徹底“肢解”,但不得不改變其商業模式,分營操作系統和應用軟件。

在叁十多年前,英特爾幾乎獨占了芯片市場的時候,英特爾的高層反而擔心要觸發反托拉斯法的調查,最終決定將相關專利授權給了AMD,養活了一個對手才逃過一劫。

馬雲的布局都是大戰略大格局,其實和華爲的任正非有點像,考慮東西都比較遠,這也是阿裏能高速和持續發展的基礎,也是能取得今天優勢地位的根本。

今天對當初馬雲私自從阿裏巴巴劃轉螞蟻的爭議中,其實還要加上一條,那就是馬雲對中國出台反壟斷法案的預估,以及提前應對的遠見。



天花板終是存在的

美國的反壟斷法要麽不出手,但只要發起調查了,基本上距離企業被拆分的命運就不遠了,沒有任何一個美國企業敢試探反壟斷法的紅線。

從標准石油這種壟斷了整個石油産業鏈的巨型托拉斯被拆分的先例開始,許多美國企業也開始紛紛自查,如果觸及到了反托拉斯法的底線,則會想辦法以拆分公司等形式向美國政府低頭。即使是曾經壟斷了大半個美國金融業的摩根聯盟也不能幸免,最終摩根家族也選擇向反托拉斯法妥協,選擇了將摩根財團拆分爲摩根士丹利以及摩根公司。

從這個角度看,馬雲對阿裏巴巴和螞蟻的處理,和摩根家族的應對方法頗有共通之處。

目前中國正在飛速崛起,每個行業似乎都有無盡的可能和發展空間,因爲天花板的上限較高而且還在極速向上,看不到上限。

但是作爲互聯網的遠見卓識者。馬雲知道,天花板終究還是存在的。

阿裏版圖,除了最基礎的電商業務外,還有金融(螞蟻金服似乎可以不算)、保險、媒體、出行、影視、芯片、雲服務,線下零售、物流、醫療健康、人工智能、本地生活等等一系列的領域,可以說完全滲透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而以上的領域中物流、移動支付、雲服務,線下零售、出行等等領域阿裏還是領頭羊,阿裏有一個很可怕的習慣,投資完全以全面掌控爲主,只爲其整體戰略服務。

因此,這也就意味著未來的阿裏將會在更多領域實現全面的掌控,通過阿裏龐大的資源基本上可以實現多個領域實現事實上的壟斷。

或者,及早分家,化整爲零,目標沒那麽明顯,一直是馬雲心中在考慮的事情。包括馬雲退居阿裏幕後,也未始沒有這方面的原因。

連硅谷四大科技巨頭——谷歌、蘋果、Facebook、亞馬遜不時需參加美國國會的反壟斷聽證會。

科技巨頭的反壟斷監管成爲美國當下熱議的話題時,中國自然而然也有相應的考慮。

只是中國的市場經濟各種管理法規都在不斷摸索和完善,鼓勵一部分人和企業先做大做強,但肯定不會鼓勵企業實現壟斷。

當然阿裏還遠遠未到壟斷的程度,不過作爲互聯網頭部最重要的企業,對天花板何時出現自然極度敏感。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證明這是防止壟斷的有效方式

1890年,世界上第一部反壟斷法《謝爾曼法案》在美國誕生。

其中內容包含了禁止以壟斷協議或獨占市場的行爲,並且任何獨家交易、價格歧視等非合法市場競爭也都將不被允許。

近日,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就《關于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征求意見,其中,首次明確擬將“二選一”定義爲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構成限定交易行爲,將“大數據殺熟”定義爲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差別待遇。

而這些,是《反壟斷法》明令禁止的行爲。其實中國可能正在醞釀出台類似的法規了。

1950年,美國又通過另一部重要的法規《塞勒-克弗維爾法》,來限制企業的反競爭兼並。

這些法案從而避免某一家企業過大對美國實現了整個經濟的壟斷,傳統經濟領域,美國基本上不存在特別大的企業,這就是反托拉斯法的功效。

1906年在羅斯福政府的支持下,路易斯聯邦巡回法院發起了對標准石油公司的托拉斯指控,法院認爲標准石油已經嚴重超過了托拉斯巨頭的標准。最終在1909年,這個壟斷了美國超過九成石油産業鏈的托拉斯企業,終于在法院的判決正式被解散,而在經過多方商議後最終壟斷石油行業多年的標准石油被拆分爲叁十四個獨立的石油公司。

最近啓動的一次反托拉斯法案應該是對AT&T通訊公司,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AT&T幾乎壟斷了整個美國的通訊領域市場,其甚至霸道的對競品公司強行頒布標准,如果其它公司不執行AT&T的標准,它們的設備則無法連接到公共網絡。

托拉斯企業在早期確實極大促進了行業的發展進步,但當他走到了壟斷的時候,這就會極大的阻礙國家經濟的發展。當托拉斯企業不僅成了國家發展的擋路石,還激起了民衆的不滿時,這個時候的托拉斯企業就將被拆解的命運。

這是市場經濟運行的規律所致。



以雙生子螞蟻處境爲例,阿裏的處境遠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麽樂觀。

螞蟻集團打破了中國商業銀行對金融的市場壟斷,但是自身卻又形成新的壟斷——數據壟斷。當然,各大互聯網平台都有這個問題。各大電商平台對用戶行爲數據的收集,不僅僅局限于交易數據,還有頁面浏覽、登錄地點等數據,平台可以精確掌握用戶的消費習慣乃至生活習慣、性格癖好,從而可以精准地進行用戶畫像。

螞蟻的步伐太快了,一旦通過上市募集到天量資金,必然形成事實意義上的一種壟斷,因此被暫停上市有其深刻的原因。阿裏巴巴龐大的規模和體量,也許只是在等待觸線的那一瞬間而已。

阿裏巴巴會成爲中國反壟斷的第一案例嗎?或者,馬雲睿智的先將其拆分,這將是未來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下一篇:國貨出海與跨境電商區別
上一篇:如何用手機全景拍出照片
返回頂部小火箭